皇家社会对埃瓦尔 www.5z7m.cn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顾城的短诗《一代人》,带给多少读者心灵上的触动。日前,一部名为《黑夜的眼睛》的长篇小说,走进约50家各路媒体的报道视野,登录各大知名网站的页面。该部力作由川籍旅京作家陈之秀倾力“著”造。“蓝云黑水”的封面乍看一眼,就让读者开启了一段“波诡云谲”的阅读体验之旅。面对自己出版的第三部长篇小说,这位年近不惑之年的女作家,少了几分兴奋与激动,却多了几分坦然与豁朗。

  提及作家“陈之秀”,即使是生活于文学圈外围而相对陌生的读者,也有一种邻家姑娘般的亲切感觉。2006年,在计算机、互联网还不是非常普及的时期,陈之秀将自己20万字的长篇小说《成都,一个的故事》,署名为“爱的天使”发表在新浪网上。短短几天,这部小说撩拨了一百多万读者的心弦。2008年9月,这部小说被修改并定名为《我能不能复活》,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全国发行。

  早在7个月前,陈之秀的《成都情史》由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接连两部长篇小说的出版上市,激励陈之秀在文字的道路上更加努力前行。通过一支妙笔,她除了在《赤子》《中国老年》《中国纪实》《中国铁路地理》《中华新闻报》等报刊发表作品外,诗歌、散文、名人专访等作品多次被《光明网》《文摘报》《党政论坛》《保健养生指南》等媒体转载,并入选多种作品集。由于文笔出众,加之为人实诚,《青春期健康》与《知音网》先后为陈之秀开辟了个人专栏。

  具有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宕渠文化研究中心文艺创作研究室副主任等身份,在陈之秀看来,并非写作的目的,但她并不否认协会组织所发挥的作用。“文学改变了我的命运,我要将文字进行到底!”陈之秀的座右铭更加直白地道出了写作对她个人命运走向所发挥的作用。

  出生于四川省渠县一个贫穷农民家庭,陈之秀早就饱尝了生活的困苦与艰辛。做过送报员、卖过保健品、开过理发店,陈之秀游走于城市与乡村,用自己的汗水浇注生命不息之花,为她以后的文学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社会阅历。与杨牧、席慕容等众多文学前辈一样,陈之秀最初也是凭借诗歌踏上文学的道路,小试牛刀要从1997年算起。当年为庆祝香港回归祖国,多家单位举办了一项全国诗歌征文大赛。对于将姓名及其作品铅印到书刊报纸上,陈之秀早就充满好奇与期待,于是她手写了一首名为《无题》的诗歌寄了出去。没想到自己的作品获奖了,并得到了三本样书。遗憾的是,样书均在亲戚朋友传阅欣赏时遗失了,陈之秀只知道自己的作品署名“陈元秀”,被印在第101页,却始终记不起来出版社和书的名字。

  作的发表,让陈之秀更有动力面对新的挑战。作为从重男轻女的贫穷农家中长大的孩子,陈之秀能吃苦耐劳,也能自立自强。当时,她在成都用自己的打工积蓄开了一家理发店。没有顾客时,她就坐在自购的电脑前写诗作文。好运总会邂逅有心人,《天府早报》的一位记者在理发时,发现了这条有价值的“新闻”。“写诗的理发师”的消息不胫而走,着实让早年的诗人陈之秀初露锋芒。

  有了媒体的推介,陈之秀没有辜负读者的期望,继续努力创作。后经一位文友的推荐,一位书商看到了她的作品,并约她写一部小说。悟性很强的陈之秀,在专业作家的指点下,完成了个人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即后来的《成都情史》。

  迈上写作道路的快车道,陈之秀的职业生涯也开启了“文字”模式。经过师友引荐,三十岁踏上北漂道路。一个南方的弱女子在北方都市度过了她人生中最“疲于奔命”的岁月。

  陈之秀先后在《火花》《保健时报》等报刊工作,一度任副总编辑、新闻中心副主任等要职,但出于上班路程太远等诸多原因,她频繁跳槽。白天所做的工作不连续,黑夜中的写作却一如既往,陈之秀坚信“总会在困难中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还利用车上、枕上等有限时间读书学习。

  在多家纸媒任职编辑记者期间,陈之秀采写了大量的人物专访和深度报道,并在业余时间给其他媒体撰稿。在文学之外的新闻领域,她让自己的文字遍地开花、群芳展艳。

  收获与付出是成正比的,组建了美满家庭的陈之秀相夫教子,一家人生活其乐融融。然而陈之秀依然为儿子做好职场达人的榜样,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如今身为中国食品杂志社《食品界》记者,陈之秀从来不让儿子以“作家记者”的儿子自居,而是让儿子深谙这般深入浅出的道理:只有自己努力才能走向成功,父母祖辈的光环与基业,终究不能让子女享用终生。

  身为远嫁的女儿,陈之秀对自己的父母同样尽心尽力,孝敬有加。每年气候温和之际,她会将二老接到北京来颐养天年,或者尽可能安排他们旅游。陈之秀也会超出一般的礼数,在生活上照顾姐弟。当然,她也会帮助遇到困难的陌生人。

  一家人其乐融融,外人却很少知道陈之秀走过的“漫漫黑夜”。以长篇小说《黑夜的眼睛》为例,在2010年底就写完初稿,经过多次修改,并历经影视公司立项、出版申请备案等诸多环节,这部小说却因个中原因“孕育”四年,而未能出世。其中,某出版社三审三校该小说之后,在领导审批签字、准备印刷之际却“胎死腹中”。

  作家、文学评论家冉淮舟在后来的新书推荐语中,如此评价《黑夜的眼睛》:深刻反映社会生活的真实,揭示人性的复杂,引人阅读,使人警醒,给人启迪,让人受益。优质的书稿没能出版,却给了犯罪分子可趁之机。2013年,犯罪分子从陈之秀的邮箱中盗走了该书的电子稿,并假冒中国文联出版社的书号印刷发行,非法获利一年之久。幸运的是,陕西省商洛地区公安机关开展“扫黄打非”行动,抓获了涉嫌该案的犯罪分子殷某。充满戏剧性的是,《黑夜的眼睛》最终入了中国文联出版社的伯乐眼,并得以正式出版。据悉,出品公司和出版社联合发行此书,还将举办新书发布会暨签售活动。而陈之秀的作品研讨会也将于近期在成都举行,以搭建作者与读者以及专家之间的沟通桥梁。

  著名诗人、小说家周瑟瑟认为陈之秀是一位用小说的“复眼”观察现实的作家;《黑夜的眼睛》将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暴露出的经济、情感、文化和道德的问题与冲突,以在黑夜里睁开眼睛的方式呈现与批判。教育部、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等领域的专家学者联袂推荐,亦为此书增色不少。尤其值得提出的是,陈之秀小时候敬仰的诗人杨牧先生为该书题写了书名,这在某种意义上而言,充满了时空穿越般的色彩,也是对小说重现光明的肯定。

  中访网:一般听到“黑夜的眼睛”这个书名,就让人联想到顾城的短诗《一代人》,并且陈老师在书中将此诗用作“题记”,而资料介绍上说“该书的故事刚好发生在黑夜”。作为一位从写诗起步的作家,您拟定的书名与顾城的短诗在意境上有什么联系呢?

  陈之秀:“黑夜”一般指代的都是负面的东西,我在这部小说中也揭露了社会上存在的许多阴暗面。而顾城的诗《一代人》中,除了有“黑夜”这个意象,还有“眼睛”这个意象,它象征了人们明辨黑白是非的能力。所以,我给我的这本书取名为《黑夜的眼睛》,就是想告诉读者,虽然社会上存在阴暗的现实,但是“黑夜”总会过去,“光明”就在前面,毕竟那是人心所向。需要说明的是,该书故事不仅发生在黑夜,也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但阴暗的东西都是见不得阳光的,所以资料中所说的“黑夜”是一种暗喻。

  中访网:陈老师说《黑夜的眼睛》揭露了社会上存在的一些阴暗面,书中也涉及商战、犯罪、亲情,“金钱、、权利在这里淋漓展现,友情亲情爱情在这里交织,诸多社会现象启人深思”,请问您如何定位自己的这部作品?如果让您自己将此小说归类,您如何归类?另外您觉得此小说哪一点带给读者的期待值最高呢?

  陈之秀:英国文艺评论家埃德温•缪尔在《小说的结构》中,将小说分为传奇小说、人物小说、流浪汉小说、戏剧性小说、编年史小说和时代小说六类。按照他的分类方法,我的这本小说无法完全对应某一类,只是近似人物小说与戏剧性小说的复合。如果按照文学流派来分类的话,我的这本小说不属于浪漫主义和现代主义,而属于现实主义。再进一步细分的话,则属于批判现实主义。不同的读者阅读口味不一样,而我猜测读者可能对书中描写的亲情和爱情期待值更高一些吧!因为这些是最能打动人心的。

  中访网:陈老师将《黑夜的眼睛》归类为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此小说也“传播了守法必兴、违法必败的正能量”,请问您在写作该小说时有没有参照现实中的法治案例?作品中有您自己的生活原型吗?

  陈之秀:正如小说结尾处所声明的“本书故事纯属虚构”一样,《黑夜的眼睛》没有参照现实中的法治案例,也没有我自己的生活原型。但是其中一些情节,比如兰展、等,则是我根据耳闻目睹的真实经历加以想象塑造的。

  中访网:您是行业纸媒的编辑记者,自然有很多机会采访各行各业的工作经历吧!陈老师,面对如今纸媒受互联网的冲击如此之大,不少纸媒面临生存?;?,您如何看待这种变化呢?您自己在职业发展道路上,有什么相应的调整与应对措施吗?

  陈之秀:嗯!的确,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网媒对纸媒形成了一定的生存压力,但我对纸媒的前途仍然持乐观态度。因为网媒和纸媒的特性不同,就像摄影术发明后绘画并没有消失一样,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可以无视网媒的存在。作为一个媒体从业者,可以兼收并蓄,充分利用二者的优势,才能更好地发展自己的事业。通俗地说,就是既给纸媒写,也给网媒写。

  中访网:陈老师既然谈到了发展自己的写作事业,然而当前纯文学出版市场不太乐观。侵权盗版现象屡禁不止,在侵犯作者利益的同时,也给青少年读者带来了很大的负面效应。您能谈谈《黑夜的眼睛》在2013年被盗版前后,给您个人带来的影响,以及您如何看待侵犯著作权这一行为的吗?

  陈之秀:盗版现象的存在说明纯文学并非没有市场,价格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由于盗版书不用付稿费、编辑费,成本自然比正版书低,价格也要低得多。低收入群体感觉更实惠,因此也有一定市场。但是盗版书印刷质量普遍低劣、错字连篇,而且没有经过有关部门审查,会存在不适宜青少年阅读的内容,会影响青少年的健康成长。盗版本身是违法行为,就像贩毒一样,虽然利润丰厚,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犯罪分子终会受到惩罚的,有时只是时间问题。

  我的小说《黑夜的眼睛》被盗出版,迄今为止,我仍不知道是谁从我邮箱里盗走的。2014年10月底,我接到北京市公安机关的电话,让我协助调查,才知道我的小说被别人盗走出版上市,而该假书是陕西商洛警方查获的。面对自己的心血之作被盗用,我也想过用法律的武器为自己的作品维权,但是时间成本等原因迫使我选择了把更多的精力用在新的创作上。最后负责这个案子的警官告诉我,我的稿子是从我的邮箱里被盗走的,涉事的人被判刑了。在这个过程中,我写了一首诗《我那被拐卖的“孩子”》,把我的书比作我的孩子,书被盗版比作孩子被拐卖,来表达我的伤心和愤怒。其中最后一节是这样的:

  中访网:《黑夜的眼睛》今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正式出版上市,这是您的第三部长篇小说,与您2008年出版《成都情史》和《我能不能复活》,相隔7个春秋。陈老师在7年时间里,主要耕耘文学的哪块沃土呢?

  陈之秀:虽然《黑夜的眼睛》这本书的出版距《成都情史》和《我能不能复活》两本书相隔7年时间,但这7年里我并没有闲着,除了创作修改《黑夜的眼睛》外,还写了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以及很多名人专访、深度报道和给栏目组的主持人写串词等。另外,我还完成了一部跨度30多年、字数3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山村•都市•女人》。目前,我正在对这部长篇做最后的修改,争取明年与读者见面,欢迎大家关注。

  合作招募:中访网() ,专注精英人物报道,是国内较有影响力的网络新媒体。同时也是知名新媒体《界面新闻》《九派新闻》《博客中国》的深度战略合作伙伴。已先后入驻:百度百家、腾讯新闻客户端、搜狐新闻客户端、凤凰新闻客户端、网易新闻客户端、今日头条客户端、一点资讯客户端、鲜果客户端等知名移动媒体平台,组成强大的中访网全媒体传播集群。并与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网、央视网、凤凰网、新浪网、腾讯网等重点新闻网媒保持同步发稿合作关系。2015年5月,中访网在《喜马拉雅》《荔枝FM》《多听FM》《蜻蜓FM》《考拉FM》《网易云音乐》《凤凰FM》等五大业界知名网络电台的支持下,顺利开通了《中访网精英电台》,除节假日外,每个国家法定工作日,《中访网》精英电台都会按时在各大网络电台、中访网门户以及入驻的各大新闻客户端重磅播出,大大提高读者听众的用户体验,备受好评与欢迎。现因《中访网》全媒体事业快速发展的需要,面向全国发展省市执行主编。咨询(杨编辑)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推荐文章

  • 山东前外援抹黑CBA后欲回归 网友 没职业素养别来 2019-06-09
  • 高清: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正式开幕 罗纳尔多亮相 2019-06-09
  • 147| 944| 324| 604| 392| 301| 53| 567| 78| 759|